培訓啦 中職 職高學(xué)校

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3-03-14 23:49:19

培訓啦(peixunla.com)本文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由小編精心為你收集整理。今天培訓啦就來(lái)給大家說(shuō)說(shuō)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!

“黑社會(huì )”式查寢背后的職教困局

來(lái)源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:中國新聞周刊杜瑋

發(fā)于2021.9.20總第1013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“以后看清我們六個(gè)人的臉,我們來(lái)了,就是查寢……這是咱生活女工部長(cháng)張美玉……”當黑龍江職業(yè)學(xué)院一段查寢視頻在網(wǎng)上躥紅后,和張美玉同屬于該校工商管理學(xué)院的畢業(yè)生劉洋對此并不陌生?!斑@樣嚴苛的查寢年年都有,我入學(xué)那年也是這樣,套路一模一樣?!眲⒀笳f(shuō),“我們學(xué)校還好,有的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真的存在一些惡霸、小混混,這樣查寢就是為了鎮住這些人,這是有原因的?!?/p>

黑龍江職業(yè)學(xué)院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龍職院”)是該省省內辦學(xué)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高職院校,號稱(chēng)在全國1200多所高職院校中排名前50,被當地民間戲稱(chēng)為“東北小清華”。學(xué)校有兩個(gè)校區,其中一校區位于高校林立的市中心。與龍職院一街之隔的,是哈爾濱理工大學(xué)、黑龍江大學(xué)、哈爾濱醫科大學(xué)等一本院校,四五公里之外,就是黑龍江省內在全國排名最高的學(xué)府——哈爾濱工業(yè)大學(xué)。

(視頻截圖)查寢的張美玉(右)等人。

但中國職業(yè)院校與本科人才培養質(zhì)量的距離卻遠沒(méi)有那么近。職業(yè)教育本身面臨著(zhù)中高考分流后造成的生源的先天不足。江蘇師范大學(xué)教育科學(xué)學(xué)院講師杜連森在一篇論文中提到,職業(yè)教育帶有重管理、輕技能的特點(diǎn),并假設這樣的管理模式又與生產(chǎn)現場(chǎng)技能降級的用人需求相契合。杜連森說(shuō),中國職業(yè)教育更多承擔生存教育的功能,本科以上教育被視為擁有更多階層躍遷可能性的地位教育。中國職業(yè)教育的蛻變,既需要教育內部提高質(zhì)量,也需要中國產(chǎn)業(yè)的升級。

高中式半軍事化管理:

查寢、跑操、晚自習

在張美玉等人查寢的視頻爆火后,又一段該校工管學(xué)院男寢查寢的音頻曝光。音頻中,查寢的大二學(xué)長(cháng)疾聲喊著(zhù)大一新生下床來(lái)站好,學(xué)長(cháng)一番自我介紹后,命令新生叫“學(xué)長(cháng)好”。張立幾年前就讀于龍職院機械工程學(xué)院機械制造與自動(dòng)化專(zhuān)業(yè),當時(shí)也遭遇過(guò)類(lèi)似的查寢。

張立記得,入學(xué)第一天報到?jīng)]有課,包括他在內的寢室七個(gè)人去外面聚餐,唯一剩下的同學(xué)住在上鋪,當晚被從床上叫下來(lái)9次迎接查寢。這樣嚴格的查寢基本在大一開(kāi)學(xué)前兩周。視頻中張美玉等人的查寢也發(fā)生在這一時(shí)期。張立說(shuō),穿統一的西裝查寢是學(xué)校要求,為的是讓新生信服,覺(jué)得學(xué)長(cháng)挺厲害。

在龍職院,查寢至少每天早晚各一次,除了院學(xué)生會(huì )查,校學(xué)生會(huì )也會(huì )查。查寢主要是檢查寢室衛生是否整潔,物品擺放是否合乎規定。曾擔任龍職院校長(cháng)助理、教務(wù)處處長(cháng),現任黑龍江農業(yè)工程職業(yè)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的王曉典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(shuō),查寢更根本的目的就是為了對學(xué)生進(jìn)行養成教育,讓學(xué)生養成守規矩的好習慣。尤其對于高職畢業(yè)生來(lái)說(shuō),企業(yè)用人首先看的是其基本素養。同時(shí),這也與高職人才服務(wù)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,相較研發(fā)創(chuàng )新,更應注重產(chǎn)品規范、標準化生產(chǎn)的定位相契合。

每次查寢,張立和室友都要靠床邊,分列兩排站好。要保證桌椅擺放整齊,桌面上不能有東西,垃圾袋里不能有垃圾,被子疊成豆腐塊。在劉洋看來(lái),這樣的查寢充滿(mǎn)形式主義。

報考龍職院的方式有兩種:高考統招與學(xué)校的單獨招生。過(guò)去幾年,龍職院在黑龍江的高考錄取分數線(xiàn)在220分至280分。單招在高考前兩個(gè)月舉行,學(xué)校自主命題,考試相對簡(jiǎn)單。張立參加單招時(shí),試題難度僅相當于高一月考水平。龍職校近來(lái)每年新生中,超過(guò)60%的生源都來(lái)自省內的單招。

張立的父母是個(gè)體商戶(hù),為了他高考后“別在家待著(zhù)”,讓他上了這所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。他的同學(xué)絕大多數和他一樣,來(lái)自普通家庭。根據麥可思研究院《2012 中國高等職業(yè)教育人才培養質(zhì)量年度報告》,2009屆至2011屆高職畢業(yè)生中,來(lái)自貧困地區、西部地區、民族地區的學(xué)生占比將近一半。

杜連森2017年至2018年在國內東部發(fā)達地區某市一所五年一貫制職業(yè)學(xué)校調研,代班一個(gè)數控設備與維修專(zhuān)業(yè)班級的語(yǔ)文課。班上29個(gè)學(xué)生,絕大多數出身于工人家庭。全校更大范圍的調研,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基本屬于藍領(lǐng)階層。杜連森說(shuō),關(guān)于這些家長(cháng)給孩子報職校的目的,家長(cháng)們會(huì )公開(kāi)宣稱(chēng),希望孩子有一技之長(cháng)。但在私下里聊天時(shí)會(huì )說(shuō),孩子在學(xué)校里能學(xué)就學(xué),最主要的是別出事。平安度過(guò)這幾年,將來(lái)到社會(huì )上找一份工作。

龍職院的多位老師坦言,對于學(xué)生,如果不嚴格管理,走出校門(mén)可能會(huì )比入學(xué)時(shí)更差。劉洋一位室友畢業(yè)后就因為打架進(jìn)了“局子”。龍職院的一位資深教師感嘆,某種程度上,學(xué)校有時(shí)像一個(gè)大托兒所,對學(xué)生只能采取像高中一樣的管理模式。

跑早操是規訓學(xué)生的另一種方式。周一至周五每天早晨6點(diǎn),龍職院的大一新生們都要開(kāi)始跑操。跑操要穿系服,各個(gè)學(xué)院系服款式、顏色不同,跑操時(shí)還要喊自己學(xué)院的口號。張立說(shuō),一年四季,跑操幾乎風(fēng)雨無(wú)阻。冬天跑操也要穿系服,系服很大,可以套在棉衣、羽絨服外面。跑操后,學(xué)生會(huì )體育部還要對跑操點(diǎn)評。如果天氣實(shí)在不好,就到教室里上早課,但這樣的情形極少,絕大多數情況都要克服。即便上早課,“大家基本上什么也不干,在教室坐著(zhù)”。

早上跑完操吃完早飯,學(xué)生們要回寢室打掃衛生,等著(zhù)查寢。8點(diǎn)開(kāi)始上課,下午5點(diǎn)左右下課,晚上6點(diǎn)至8點(diǎn)上晚自習。除了生病等特殊情況,晚自習不能請假,但大一新生可以花二三十元找大二學(xué)生代上晚自習。上課也可以找人代替出勤、聽(tīng)課。上晚自習前的第一件事要上交手機。在龍職院,不少教室講臺一側的墻壁上,都掛著(zhù)藍色的手機收集袋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“學(xué)習改變命運”。晚自習開(kāi)始后,學(xué)院學(xué)生會(huì )和校學(xué)生會(huì )來(lái)檢查,先數到勤人數,再查上交的手機數。除非一些特殊活動(dòng),需要看視頻,手機會(huì )下發(fā),看完后,再收上去。

劉洋說(shuō),在學(xué)校時(shí),老師不會(huì )留什么作業(yè),留的作業(yè)也沒(méi)有多少人做。學(xué)生可以從圖書(shū)館借書(shū)或拿其他資料帶到晚自習上,但大部分學(xué)生也不會(huì )看書(shū),由于不能玩手機也不許聊天,學(xué)生們只好干坐著(zhù)。

李妍是學(xué)校工程造價(jià)專(zhuān)業(yè)的一名畢業(yè)生。上學(xué)期間,她和上本科的同學(xué)對比后發(fā)現,其實(shí)本科院校更自由,職業(yè)院校管得更嚴,跑操、查寢、強制性晚自習是職業(yè)院校的常規操作?!俺藢W(xué)得不如高中狠,很多時(shí)候和高中一樣”。

職業(yè)院校中,學(xué)生會(huì )是學(xué)生管理得以實(shí)現的一方重要力量。杜連森說(shuō),職業(yè)院校的一大中心任務(wù)就是學(xué)生管理。當學(xué)校把重心放在管學(xué)生而不是教育和科研上,就會(huì )讓學(xué)生干部代替老師行使一定的管理職能,對其他同學(xué)過(guò)分嚴苛。劉洋說(shuō),他班上的同學(xué),相較于校學(xué)生會(huì ),更大程度上熱衷于參加院學(xué)生會(huì )和當班干部,因為可以借此與學(xué)院輔導員搞好關(guān)系,以此來(lái)?yè)Q取一些利益。

被分流的學(xué)生和老師

在龍職院,逃課會(huì )受到嚴厲的懲罰,只要缺勤幾次,就會(huì )掛科,但在課堂上,學(xué)生們也不會(huì )好好聽(tīng)課。孫莉是龍職院一位英語(yǔ)教師。在早上8點(diǎn)的課堂上,她總能看到因早起晨跑而犯困的學(xué)生在課堂上躺倒一片。

張立記得,學(xué)校絕大部分課程都是理論課,少部分是實(shí)操課。對于前者,比如高等數學(xué)、實(shí)用英語(yǔ)以及一些專(zhuān)業(yè)理論課如加工工藝等,學(xué)生大都不會(huì )聽(tīng),感覺(jué)沒(méi)多大用處。

杜連森在給那所五年一貫制職業(yè)學(xué)院學(xué)生上課時(shí),很多學(xué)生直接躺在椅子上,一部分學(xué)生趴在桌子上睡覺(jué),認真聽(tīng)課的學(xué)生不到三分之一。他和班上學(xué)生聊過(guò),學(xué)生說(shuō),普通高中學(xué)生學(xué)習成績(jì)好了,對考大學(xué)有幫助,而他們學(xué)習,不過(guò)就是為了畢業(yè)后進(jìn)工廠(chǎng)。沒(méi)有可預期的學(xué)習收獲,也就沒(méi)動(dòng)力學(xué)習。

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

孫莉最頭疼的是上課面對一批初中、高中沒(méi)好好學(xué)習的學(xué)生。她發(fā)現有的新生連26個(gè)字母、48個(gè)音標都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掌握全過(guò)?!按髮W(xué)課堂就像小學(xué)似的,像教漢語(yǔ)拼音一樣教學(xué)生?!痹诙辔积埪氃簩W(xué)生的記憶中,英語(yǔ)課學(xué)習的是沒(méi)有超過(guò)高中教學(xué)范疇的四種時(shí)態(tài),考試補空缺字母的單詞不超過(guò)四個(gè)字母。語(yǔ)文課結業(yè)考試要求寫(xiě)一張初中乃至小學(xué)生都可以完成的便條。

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

“職業(yè)教育處于教育體系中間一部分,其前端的教育質(zhì)量并不由職業(yè)教育本身決定?!?a href="http://www.trustlankalog.com/ugx1313/" target="_blank">北京師范大學(xué)教授、職業(yè)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(cháng)和震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(shuō),高職生源大多來(lái)自普通高中畢業(yè)生,部分來(lái)自中職畢業(yè)生。中職生源來(lái)自九年義務(wù)教育,也就是說(shuō)職業(yè)教育的生源質(zhì)量由基礎教育決定?!皯撊?wèn)基礎教育怎樣輸送更高質(zhì)量、更均衡的生源?!?/p>

龍職院的一位資深老師說(shuō),高中那么多影響高考“生死攸關(guān)”的課都不學(xué),到這里就能愛(ài)學(xué)習了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?“所以我們只能降低教學(xué)、考試的難度,簡(jiǎn)單的會(huì )就行了。不讓這些學(xué)生畢業(yè),教育主管部門(mén)又不允許,這就是矛盾?!?/p>

職教的生源并非沒(méi)有高光時(shí)刻。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一些成績(jì)優(yōu)秀的初中畢業(yè)生曾經(jīng)也是中職教育的生源。在統招統配模式下,這些學(xué)生能得到比現在大學(xué)生還要好的就業(yè)安排。但在2000年高校擴招之后,職業(yè)教育的地位大不如前。龍職院的前身之一是黑龍江機械制造學(xué)校,在歷史上,這家中職院校曾為東北的重工業(yè)培養出大量機械制造人才。龍職院“東北小清華”的美譽(yù)正來(lái)源于此。

中國教育科學(xué)研究院職業(yè)與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長(cháng)孫誠分析說(shuō),關(guān)于學(xué)生的分流,未來(lái)應該更人性化些。依據分數分流只是現有政策制定視野內更簡(jiǎn)單的管理方式,未來(lái)該有替代的方式。像一些發(fā)達國家,在一些基本考試分數的基礎上,學(xué)生和學(xué)??梢噪p向選擇,不只是根據分數被動(dòng)選擇,否則會(huì )對學(xué)生自信心造成很大打擊。

劉洋當年高考填志愿時(shí),父母被龍職院的“校企合作”、就業(yè)有保障及半軍事化管理的宣傳文案所吸引,因此報了該校,并選了物流管理這一看起來(lái)很有前景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從大二起,劉洋開(kāi)始上更多專(zhuān)業(yè)課。他原本的設想是,作為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學(xué)生,通過(guò)三年學(xué)習成長(cháng)為物流管理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,頭腦中能繪制出整個(gè)物流系統組成及運轉的清晰圖景,但他的想法落空了。如果現在問(wèn)他什么是物流,他的回答就是送快遞。

授課老師來(lái)自校內和校外企業(yè),為的是打通校企間壁壘,幫學(xué)生建立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的視野。劉洋記得,一門(mén)關(guān)于倉儲的專(zhuān)業(yè)課,請來(lái)的是某公司物流部門(mén)的負責人。課上,老師抑或大談企業(yè)文化,或暢聊自身貢獻,讓他感覺(jué)不到有什么可以攝取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。對課本內容,則照本宣科,“哪種貨物放在哪種艙,打包流程是怎樣的,這都是很表面、可以猜到的知識?!?/p>

在校學(xué)習時(shí),他感受不到物流行業(yè)的技術(shù)含量。學(xué)校有一個(gè)占地100多平方米的模擬物流倉儲倉庫。三年里,他和同學(xué)也就用到三四次,在里面嘗試開(kāi)一下叉車(chē),往傳輸帶上放模擬貨物的盒子,用扎帶試著(zhù)封箱。大二“雙11”前后,他和同學(xué)去順豐送了半個(gè)月快遞,作為其前兩年僅有的現場(chǎng)實(shí)習。

龍職院2017年起開(kāi)展了為企業(yè)“訂單式”培養人才的機械制造與自動(dòng)化專(zhuān)業(yè)現代學(xué)徒制班。該校機械工程學(xué)院教師周延昌2020年在對此項目的一篇總結中提到:學(xué)校教師理論比較強,但是實(shí)操能力較一線(xiàn)師傅有所欠缺;而企業(yè)師傅一線(xiàn)操作經(jīng)驗豐富,但是語(yǔ)言表達能力欠佳。理論和實(shí)操都強的教師數量偏少,無(wú)法形成規模。

孫誠說(shuō),中國職業(yè)教育的一大特點(diǎn)是,這里既匯集了中高考分流的學(xué)生,也有著(zhù)被本科院校、普通高中攔在門(mén)外的老師。師生雙方都帶著(zhù)一種不情愿的情緒來(lái)到職業(yè)院校。而中國的教育體系中極少有對于職教教師的專(zhuān)門(mén)培養,本科院校和職業(yè)院校對于老師技能和素養的要求是不同的。在龍職院,相當一部分教師都是在普通高校讀完本科或研究生后直接到學(xué)校工作,不了解產(chǎn)業(yè)的實(shí)際情況,也沒(méi)有實(shí)操經(jīng)驗。

王曉典說(shuō),實(shí)際上,要培養一位沒(méi)有實(shí)操經(jīng)驗的教師掌握一線(xiàn)技能,要遠遠比教會(huì )一名企業(yè)人員如何教學(xué)的成本更高。此外,在職業(yè)院校,專(zhuān)業(yè)隨產(chǎn)業(yè)而動(dòng)也會(huì )有滯后性。

職業(yè)院校還有著(zhù)相當比例的編制外工作人員,不享受財政撥款,而本科院校教師編制足夠,就不存在這一問(wèn)題。2014年,中國高等本科學(xué)校生均公共財政預算內事業(yè)費支出18576元,是高職高專(zhuān)學(xué)校約1.89 倍;生均公共財政預算內公用部分教育經(jīng)費支出為 8932元,是高職高專(zhuān)學(xué)校的約2.05倍。職業(yè)院校和普通高等院校教師的晉升通道也有差別。在黑龍江,職業(yè)院校教師評高級職稱(chēng)的比例26%左右,本科院校這一比例為50%左右,這些因素都造成職業(yè)院校教師數量不足,質(zhì)量不高。

流水線(xiàn)式的實(shí)習

亟待升級的職業(yè)教育

龍職院實(shí)行的是“2+1”的培養模式,即第三學(xué)年學(xué)生進(jìn)入企業(yè)頂崗實(shí)習。張立記得,大二下學(xué)期結束后,各家來(lái)招聘的企業(yè)先將招聘信息發(fā)給輔導員,輔導員再將信息發(fā)給學(xué)生。當年,供張立所在專(zhuān)業(yè)選擇的企業(yè)有二三十家。他挑選了杭州一家制造新能源汽車(chē)散熱部件企業(yè)??瓷先ゲ诲e,工資也挺高。等到實(shí)習,他才發(fā)現“上當受騙”了,這就是一個(gè)電子廠(chǎng),他每天的任務(wù)是給電磁閥的線(xiàn)圈焊接電路板。

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

在工廠(chǎng)里,每天的工作從早上8點(diǎn)開(kāi)始,到晚上8點(diǎn)結束,中午和晚上各有40分鐘吃飯時(shí)間,上下午各有10分鐘休息,其余時(shí)間都要不間斷工作。每天他要焊接1500個(gè)電路板,平均下來(lái)二十多秒完成一個(gè)。焊完后,他要自己檢查一遍。如果發(fā)現產(chǎn)品不合格,就要挑出來(lái),貼上不良品標簽,避免產(chǎn)品往下流轉。

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的要求都很?chē)栏?。張立參與的項目有三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,一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十來(lái)個(gè)人,每條生產(chǎn)線(xiàn)配有一個(gè)班組長(cháng)。每焊接完五六十個(gè)電路板,他就要拿給下一環(huán)節的同事檢查。這一檢查環(huán)節會(huì )更細致,如果發(fā)現批量不良品,班組長(cháng)就會(huì )立刻叫停生產(chǎn)線(xiàn),倒查哪一個(gè)環(huán)節出了問(wèn)題,先看能否對產(chǎn)品補救,之后會(huì )張貼通報批評。第二天晨會(huì ),班組長(cháng)還會(huì )嚴厲地提及此事。如果批量不良品在終端被查出,月底還會(huì )扣績(jì)效工資。每個(gè)周末都要加班,工作時(shí)長(cháng)和平時(shí)一樣。

雖然這家企業(yè)的實(shí)習報酬還可以,算上加班費,張立每個(gè)月都能拿到六七千元。但這樣的工作還是令他感覺(jué)枯燥,學(xué)校學(xué)的東西也幾乎用不到。最開(kāi)始,他每焊接完一個(gè)電路板會(huì )檢查十幾秒,大約一個(gè)月后,他已經(jīng)練就了用耳朵辨別焊接好壞的能力?!叭绻附舆^(guò)程中,聲音不是那么平順,有刺耳的聲音,就可能焊壞了?!?/p>

張立和汽車(chē)配件企業(yè)簽訂的實(shí)習合同為一年,實(shí)習完可以留在那里工作?!肮S(chǎng)也缺人,怕我們走,但留在那里就是廉價(jià)勞動(dòng)力”。但在按學(xué)校的規定實(shí)習滿(mǎn)半年后,張立和同學(xué)們就相繼離開(kāi)了那家企業(yè)。

在杜連森代課的那個(gè)班級,班上29名學(xué)生畢業(yè)后在工廠(chǎng)一線(xiàn)工作的只有5個(gè)人,占比20%,其余同學(xué)加入了餐飲服務(wù)、快遞外賣(mài)、中介、汽車(chē)銷(xiāo)售等行業(yè)。全年級工程類(lèi)畢業(yè)生兩三百人,畢業(yè)后在工廠(chǎng)工作也大抵是這一比例。

多位龍職院老師說(shuō),國家對于高職人才培養的定位是一線(xiàn)的技術(shù)工人,像設計、研發(fā)等更需要腦力和智識的崗位都需要本科及以上學(xué)歷。而職業(yè)院校學(xué)生不愿再從事制造業(yè),也引發(fā)著(zhù)制造業(yè)空心化的討論。

杜連森認為,從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國家產(chǎn)業(yè)鏈要逐步向高端轉移,這樣一部分工人就可以從事部分高技能工作崗位,使他們有盼頭,能在制造業(yè)扎下根來(lái)。但即便產(chǎn)業(yè)升級,對于中國這樣大的國家,短時(shí)間內全部過(guò)渡到高端制造業(yè)也不大可能。未來(lái)還會(huì )有部分低技能的崗位,國家要有一些保護措施,做好對這部分人群收入的保障。與此同時(shí)另一個(gè)趨勢是,隨著(zhù)機器換人,部分勞動(dòng)力會(huì )從制造業(yè)外溢到服務(wù)業(yè)領(lǐng)域,從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這一趨勢不可避免,致力于制造業(yè)的人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少??偟膩?lái)說(shuō),就當下職業(yè)教育的現狀而言,產(chǎn)業(yè)升級也會(huì )倒逼職教領(lǐng)域的教育改革。

德國的“雙元制”職業(yè)教育久負盛名。王曉典去年到德國考察,他發(fā)現,與中國的職業(yè)教育是由教育部門(mén)主導不同,在德國的職業(yè)教育人才培養中,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的橋梁作用。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制定職業(yè)教育的人才培養標準,分發(fā)給企業(yè)和學(xué)校。企業(yè)和學(xué)校再分別定具體培養計劃。學(xué)生在培養全周期,每周會(huì )有一定時(shí)間在學(xué)校學(xué)習,剩下的時(shí)間到企業(yè)實(shí)習。畢業(yè)時(shí),教育部門(mén)會(huì )組織學(xué)生的結業(yè)考試,同時(shí)學(xué)生還要參加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的考試,拿到從業(yè)技能的合格證。在人才供給緊張的大背景下,德國中小企業(yè)主對實(shí)習的學(xué)徒都很好,給其豐厚的待遇,會(huì )盡心教授其技能,為的是將人才留下來(lái)。在德國和日本,還有著(zhù)工匠精神的傳承。在中國,想要煥發(fā)起企業(yè)培養人才的積極性,應給予稅收等方面的優(yōu)惠政策。

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

和震認為,要提升中國職業(yè)教育的質(zhì)量,除了提高職教的內部質(zhì)量,還要拓寬、修通一線(xiàn)勞動(dòng)者職業(yè)上升通道?!爸袊母呒寄苋瞬诺谋壤前l(fā)達國家的五分之一,這說(shuō)明很多藍領(lǐng)工人無(wú)法上升到高技能的技術(shù)等級,沒(méi)有被社會(huì )認可?!卑l(fā)達國家藍領(lǐng)、白領(lǐng)工資差距基本上都很小,而國內管理層和一線(xiàn)勞動(dòng)力比起來(lái),工資相差太大。

杜連森在一篇論文中提到,當產(chǎn)業(yè)工人階層地位較高時(shí),職業(yè)教育就會(huì )是一個(gè)富有吸引力的選擇,能留住社會(huì )的優(yōu)勢階層,反之會(huì )成為社會(huì )弱勢階層的無(wú)奈選擇。職業(yè)教育應超越“生存教育”的邏輯,走向“發(fā)展教育”,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弱勢階層成為中產(chǎn)階層的一部分。

(張立、劉洋、李妍、孫莉為化名,實(shí)習生田然對本文亦有貢獻)

欄目主編:張武 文字編輯:李林蔚 題圖來(lái)源:圖蟲(chóng)創(chuàng )意 圖片編輯:笪曦

來(lái)源:作者:中國新聞周刊 杜瑋

微信搜索培訓啦添加關(guān)注,隨時(shí)了解更多藝考、留學(xué)、等教育資訊!文章共7581字

溫馨提示:
本文【重慶神洲職校學(xué)叉車(chē)(萬(wàn)州五橋叉車(chē))】由作者教培參考提供。該文觀(guān)點(diǎn)僅代表作者本人,培訓啦系信息發(fā)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(wù),若存在侵權問(wèn)題,請及時(shí)聯(lián)系管理員或作者進(jìn)行刪除。
我們采用的作品包括內容和圖片部分來(lái)源于網(wǎng)絡(luò )用戶(hù)投稿,我們不確定投稿用戶(hù)享有完全著(zhù)作權,根據《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聯(lián)系我站將及時(shí)刪除。
內容侵權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Copyright @ 2024 培訓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. 湘ICP備2022011548號